澳门威尼斯人


您的位置:澳门威尼斯人 > 人力资源 >
人力资源
澳门威尼斯人
人力资源
解决方案
招纳贤士
关于

【海峡独家】"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"诗人余光

  今天刷到这条新闻的时候,笔者一下竟有些发愣,头皮也麻麻的,不敢相信,那个写出脍炙人口诗篇的乡愁诗人余光中,真的要和自己的母亲魂归一处了。

  但是不敢相信的这个事实,最终得到了我们高雄特派记者昱珍的证实,她告诉笔者,余光中先生是在今天(12.14)早上十点多过世的,台湾中山大学校方已经发出公告,因为家人尚在悲恸中,暂时都不愿接受采访。

  昱珍是我们今日海峡高雄特约记者,常年驻守台湾南部地区,今年十月余光中先生90大寿,中山大学在西子湾会馆,为先生祝寿,这是诗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,今日海峡驻高雄的记者昱珍也很荣幸受邀到场。她回忆说当天在庆生会上首映“余光中书写香港纪录片”做为献礼,呈现其文学创作、教学与生活点滴。她说,那一天,余光中先生看到许多老朋友非常开心,并以古人欧阳修的绝句《再至汝阴》抒发心情,“ 黄栗留鸣桑椹美,紫樱桃熟麦风凉。朱轮昔愧无遗爱,白首重来似故乡。”她说当天,先生谈兴极佳,大家怕他太累,想搬张椅子,诗人摇手不用,站着说完全场,直到夫人范我存在台下打手势,才结尾开心切蛋糕。

  昱珍说当时看先生心情很不错,身体虽虚弱,但能欢度90大寿,看到近一个世纪的风云,精神还是很不错的,没想到才过了不到一个月,先生就离我们而去,也让人感叹世事的无常。

  昱珍说很庆幸自己在先生离世前,能有福分可以因为采访而和先生有交集。她回想今年九月到先生家中进行电视专访,也是余光中先生生前最后一次接受电视专访的经历,难免哽咽。她说,这些年,在诗人心中,最念念不忘,横亘在心头的刺,就是台湾的“去中国化”教育、去文言文的动作。

  余光中先生曾礼赞“中国,最美最母亲的国度”,曾抒情“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”,“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”,曾深情吟咏“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”。这样一位对中华文化充满感情的诗人,早在12年前,就曾发起抢救国文教育联盟,呼吁当时的当局,勿把高中国文的文言文由65%删到45%。

  今年,9月,记者昱珍获得难得的专访余光中先生的机会,所谈的话题,正是因台当局教育部门要调降文言文比例而起,当时在接受我们记者专访时,余光中就说了重话,他说删文言文等于漠视千百年遗留下来的瑰宝,和“去中化”有何区别?简直就是汉奸行为。

  余光中认为,文言文是几千年中华文化的载体,延续了老祖宗千百年来的思想和结晶,如果抛掉不用,就会变成没有记忆的民族。“文言文降低,那白话文(水平)有没有升高,也没有,白话文他们也写不通”。

  余光中还以明朝诗人王思任的作品“小洋”为例,说明文言文境界之美,他说“天为山欺”,天被山欺负,因为山高,看不到多少天,“水求石放”,水哀求石头,放我出去,你看这个动感多好,一个人中文不好就说中文不夠用。绝对夠用,沈从文也讲过这句话你说中文不够用,中文你都用过了吗?在余光中看来,那些觉得文言文不合时宜的人,其实是不熟中国文字之美与寓意,不能把罪过嫁祸给文言文。

  接受采访时,余光中已经年近90岁的高龄,还投书岛内平面媒体表示,新课刚除删减文言文之余,还拟增加日本人汉文作品选项,若加的是川端康成、夏目漱石,学生还可以学到日本文学的精华,可是新课纲入选的不是这些,未免也太政治化了,反观日本学者却热衷研读左传及其他华文典范,台当局恐难逃历史公断,说重一点,就是与汉奸无异!

  诗人余光中最后一次公开露面,曾这样说自己的作品《望海》,我望海,越看越远,越看越远,最后最遥远的是望海的眼睛,海,当然就是台湾海峡,如今诗人已经永远闭上眼睛,但是在他心里,那一片最浅又最深的海峡,还在心中恋恋不忘,那隔开血脉、撕裂文化的行为,还是心中横着的刺,自称“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”的他,心中念念不忘的,台湾早日融入母亲的怀抱。



相关阅读:澳门威尼斯人

 e